在照明行业,光环境美学的研究已然成风。要说到对光环境美学有深入研究的人士,牟宏毅称得上数一数二。牟宏毅以美学出身进入照明行业,迄今已有18年,目前既是中央美术学院建筑学院建筑光环境研究所执行所长,也是央美光成(北京)建筑设计有限公司总经理,一副儒雅淡定的学者形象。4月,在广州某艺术区咖啡屋,牟宏毅将当年他们以美学切入光环境设计,以及他对照明设计的观察和理解娓娓道来。

  1998年,世界园艺博览会在昆明召开,首次将世博会引入国人的视野,同时也给很多行业带来新的发展契机,照明设计正是其中的一个。

  在这之前,行业对于照明设计的理解仍停留在传统电气照明时代。对于非电气专业出身,且以美学,环境艺术专业切入照明设计的人,传统照明人一开始是拒绝的:你懂电气吗?你懂光源吗?你会画线路图吗?这些都不会,你怎么做照明?

  的确,牟宏毅们并非电气专业出身,但有独特的设计美学优势:对文化有独特理解,具有艺术修养,深刻理解光环境,而且照明产品应用方面的技能同样突出。在正式进入照明领域之前,牟宏毅还凭着对建筑的痴迷,进入建筑公司工作两年,完成了对建筑行业知识的原始积累。

  天时地利人和,牟宏毅正式踏入照明设计行业。“传统照明人对电气有非常扎实的基础和理解,而我们这些传统美术科班出身的,在造型、艺术、文化方面理解更有优势,一旦进入照明行业,能把光、环境、文化、艺术等几个方面紧密结合在一起。”

  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对光环境的要求也愈加提高,“美学融入光环境”也逐渐得到大众的认可。与此同时,牟宏毅在光环境美学的研究和设计上更为如鱼得水,2002年受清华同方股份有限公司邀请,组建光环境设计部。这是当时全国最大的光环境设计部门之一,包括技术人员在内,共有数十名设计师。

  照明对城市性格的呈现具有重要作用。如果说以前照明设计单纯通过造型吸引眼球,经过多年的经验累积,不少照明设计师悟出了 “少即是多”的极简主义。牟宏毅认为,“少”不是说没有东西,而是代表积累和沉淀,得更稳、更有魅力。

  天津文化中心

  “光环境呈现的最终效果,应是美学与艺术结合的文化,因此,要把技术当作基本的条件,而不是作为最后的效果。”牟宏毅表示。这句话的意思是,从设计、艺术、美学等专业切入环境照明设计,首先关注的是视觉效果以及人的感受,而非技术如何实现;因为技术实现的本身已是美学实现的基础、“及格分数线”,而非评判光环境效果质量优劣的基础。

  国子监

  与照明行业其他人士相比,牟宏毅等人在做照明设计时,多了样“武器”——能将造型和人文成果进行转换,这意味着他们在设计时,更多是站在艺术、历史、人文等角度思考问题,并将它们巧妙地融入到光环境中。

  “光是从属于建筑的,与建筑相得益彰,”牟宏毅说:“照明设计一定要契合城市、环境、文化的性格,照明是一个介质,而不应凌驾于媒介之上去改变其性质。” 而且,“文化与艺术是确实存在的东西,做照明不谈文化、不谈艺术,这个想法是很荒谬的。”那么,美学如何完美融入光环境,成为符合城市和建筑以及历史的人文性格的照明设计呢?

  天津文化中心和国子监的照明设计无疑最能代表牟宏毅们的设计理念。在接到天津文化中心照明设计项目时,牟宏毅将其比作四十岁的中年人,正是精力最为旺盛的时期,身上没有丝毫浮躁,显得“儒雅、温和、从容”。因此,在照明设计时,更多要体现建筑本体,所有建筑都将统一光色,在同一个基调完成设计。牟宏毅摒弃了当时盛行的采用大量灯泡、灯串等浮夸设计,采用极简主义设计,用最平实的照明手法,充分尊重建筑、尊重环境、尊重人文和历史,同时将艺术、造型、人文等渗透在其中;参观者首先关注的是整个光环境和感受,而非灯具;灯具的造型和艺术感虽给参观者带来很少影响,实际上光早已融入其中,影响无处不在,并巧妙地利用照明将建筑的性格完美呈现。

  在有些政府机构为了业绩,追求更酷炫的项目时,在看到一些设计企业为了夺标放弃行为准则,或是为了商业利益而不尊重设计时,牟宏毅坦诚道:以美学进入照明领域并非易事,偶尔会反思:我们做的东西是否与社会大多数人做的东西反其道而行呢?但牟宏毅还是决定坚守自己的照明设计理念。

  幸而随着照明行业的逐渐健康发展,品味与修养俱全的照明设计师越来越多,甲方的修养也在不断提高,整个照明设计行业呈良性发展。在这样的情况下,高水准的照明设计团队具有很大优势。凭借对文化、艺术、材料、造型的深刻理解和思考,中央美院光环境研究所收到越来越多城市照明规划设计的项目,这也意味着大众对光环境美学的品质和价值的认可。

  “中央美院光环境研究所希望在照明行业承担责任,告知并引导大众,什么是正确的、美的照明设计方向,当然,我们的作品和学术研究将会对此加以论证。”

  经过多年的经验累积,目前光环境研究所主要专注于两个学术领域:建筑媒体立面和基础光学造型。“我们有一个计划,将材料、光、艺术和造型结合起来,成立一个新的基础学科,作为跨界的尝试。”如果这个想法成型的话,那么未来在做城市雕塑形象时,可能在建立之初,就已经将各种材质结合在一起,这样雕塑可以不依靠外部的灯光,而是依靠本身的材质如透光的玻璃、亚克力等发光,与造型和文化融为一体。

  这会是未来照明设计的一个方向吗?“不是,这只是未来的可能性之一。‘方向’这个词太大,我们要脚踏实地往前走。”

  照明设计师正处于全新的时代。照明行业进入迅速发展时期,照明设计也有着极大的需求,从无到有,照明设计师的基数逐渐庞大,但由于进入门槛低,照明设计师的水平参差不齐,与目前照明行业的状况相似。而照明设计师基础受众面水平提高,将有利于促进国家基础照明环境的提高。如果没有接受专业培训,其他非专业的照明设计师就会填补市场空间,做出的照明设计更不专业,所以说,“扩大照明培训和加深培训,提高照明设计师的照明修养是当前之急。”

  牟宏毅认为,目前整个照明行业都进入了调整期,精细化分工将是一个趋势。成熟的照明行业必定会诞生全新的人才培训渠道,这个渠道决定了照明设计师是进入照明规划、景观照明设计、建筑外立面设计还是室内照明设计等更为细分领域。精细化分工自然会分流出对照明有兴趣的设计师,而设计师本身技能的高低则决定了上升空间。因此,在照明市场大环境下,照明设计师应当对自己有正确的认知,并找准市场定位。

  “照明设计行业永远需要天分+努力。只有对照明有先天性敏感和热忱的人,加上必要的培训和努力,才能做好照明设计。”牟宏毅意味深长地说道。

中国照明学会官方网站中国照明网(www.lightingchina.com)
编辑部:020-85530605-5259 邮箱:info@lightingchina.com.cn 传真:020-85548112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