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灯,不挑不亮,真理,不辩不明,真意,不言或忘——辩论,以意见交锋,最直接表达对真理的渴求。

2012年11月5日,由中国照明学会官网中国照明网主办、中国照明网特聘专家顾问委员会支持,国家半导体照明工程研发及产业联盟、励展博览集团、南昌美霓光环境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共同协办的“2012年中国照明设计辩论会—广州站”在广州保利世贸博览馆隆重举行,此次大会有幸邀请到我国一些知名企业代表、知名照明设计师及业内专家学者等将近300人,一起谱写了这场年度盛宴,延续过往几届一贯的群雄争辩、唇枪舌战,观点碰撞的风格。中国照明学会秘书长窦林平、中国照明学会副秘书长邴树奎、中国建筑科学院建筑环境与节能研究院副院长赵建平、北京工业大学城市照明规划设计研究所所长李农、北京市建筑设计研究院灯光工作室主任郑见伟、重庆大学建筑城规学院建筑技术科学系主任严永红、中央美术学院建筑学院建筑光环境研究所所长牟宏毅、上海初醒悟照明设计有限公司设计总监初醒悟、广州科柏照明设计有限公司设计总监徐庆辉、南昌美霓光环境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韩起文、广东三雄极光照明股份有限公司设计总监邓海南等出席了此次会议。[详细]

邴树奎:中国照明学会副秘书长

内容:很高兴和大家见面,大家的发言我不敢妄加评论,他们都是照明界的精英,在有限的时间里给大家献出他无限的智慧。

中国照明网所做的活动,我觉得是一个非常好的活动,中国照明网把大家聚在一起,我觉得这个活动非常好,要继续坚持下去。

照明事业的含义比较深,因为照明行业涵盖了多种学科,是多种学科的集成,这个行业从它的基础研究,不管你是做基础研究的,做产品开发的还是设计的,最后都要落实到工程上,工程就是一把尺子,就是衡量照明水平的...[详细]

李农:北京工业大学城市照明规划设计研究所所长

第一,五位嘉宾从不同的角度、不同侧面,以及各自不同类型的实践中,试图和总结摸索一些东西,这是难能可贵的。各位专家也从只言片语中说到我们的照明行业、照明设计领域,在很多设计理论以及设计理念上,跟很多成熟的专业不能相提并论,也就是还不够完善,作为一个学科,总是会从幼年走向成年,这是必然的。但是在这个必然的过程中,每个人的努力是不可缺的。因此,今天的嘉宾从不同的角度思考了这个问题,对于我来说我觉得很欣慰。

第二,大家通过嘉宾的介绍使我感觉到我们夜景照明的项目,与以前相比实现了很大的跨越,这个跨越从全国整体来讲而不尽理想,我们的照明设计...[详细]

专家主持

中国建筑科学院建筑环境与节能研究院副院长 赵建平

  • 严永红

    重庆大学建筑城规学院建筑技术科学系主任

  • 牟宏毅

    中央美术学院建筑光环境研究所所长

  • 初醒悟

    上海初醒悟照明设计有限公司设计总监

  • 韩起文

    南昌美霓光环境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

  • 邓海南

    广东三雄极光照明股份有限公司设计总监

  • 郭志浩

    郑州易佳光电科技有限公司副总经理

艺术派(严永红)
艺术我们要理清一个东西,就像李农老师所说,咱们这个行业很年轻,也就十几二十年,在创作理论上,我想是没有形成自己的创作理论,我们的技术现在应用做的不错,但是跟国际上比,尖端的我们差距还是很大。如果在设计中,仅仅是高技术的堆砌,我们照明作品、灯光作品,你的目的就是展示?如果光有技术,那好的都可以不要了,我认为艺术是很重要的。

技术派(韩起文)
为什么我反驳严老师的意见,我认为虽然我们一切目的都是应用,但是技术不到位,应用就达不到目的。近几年来LED光源得到了飞速的发展,控制系统和控制技术也得到了飞跃的发展.我是做雕塑艺术的的,如果固体光源不存在,它的特点使灯光雕塑艺术得以展现更美好的一面,所以我觉得技术相对来说比创意艺术更重要。

艺术派(严永红)
这个问题我觉得不复杂,技术永远只是手段,它是被艺术利用的。我们现在正确缺的是技术吗?我不认为,中国很有钱,你所有的东西都可以买回来。如果不提高整个人的修养,技术再好有什么用?我的观点是人的问题,艺术的背后是文化、经济、社会,是一系列更复杂的东西。

技术派(邓海南)
我对严老师提出的观点是反对的。因为技术重过艺术,因为没有技术,艺术是建立在技术基础上的,技术不是排在第一的话,艺术就不存在了,我觉得技术重于艺术。

艺术派(牟宏毅)
本来我想说技术和艺术是统一的,既然大家旗帜鲜明,我也说一下,我觉得艺术更高一些。就拿照相来说,你说是相机的好坏决定成相质量吗?还是照相的修养和技巧更高一些。

技术派(郭志浩)
如果你技术好,拿出相机非常差,没有好的器材和相机支持你,永远拍不出美丽的照片,谢谢。

艺术派(严永红)
其实低技术可以做出很好很高明的作品,我可以用非常低级的技术,如果我有一个很创意,它能够很值钱可以升值。如果没有很高的艺术,做出一个东西,就是一堆产品而已。

技术派(郭志浩)
鲜花再美丽,需要根的滋养,如果没有根的滋养,鲜花是不会开的,再差的技术也是技术。

艺术派(初醒悟)
前几天看到一篇文章,商品的成本和价格的关系,在成本后面添一个零是精品,两个零是奢侈品,如果你想添几个零就添几个零是艺术品。说明艺术品的价钱是无限的,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是向上翘的,走高的。而所谓的技术,拿我们高科技的苹果手机IPAD来说,它每年至少更新换代一次,随着时间的推移,价值越来越低,这是两个方向。技术像根一样,我们要的是艺术的花和果实,我们要看大树的根,我们要看花和果实。我觉得艺术和技术比较来讲,我们还是坚持我们的观点,艺术更重要,希望大家支持我们,谢谢。

技术派(韩起文)
我对正方提出的意见,我认为在某种程度说艺术是无价的,但是没有技术做支持,你什么都不是。打比方说,刚才说照相的问题,没有照相机,怎么拍照片?怎么拍出艺术照片,艺术照片怎么获奖,什么都无从谈起,没有照相技术,还谈什么照相艺术。从灯光来说,在两汉时期,那时候是用蜡烛。在那个时期,它也是最原始的光源,你做出现在的现代艺术试一试,把白炽灯做成非常漂亮的高楼大厦的夜景,能做到吗?

艺术派(初醒悟)
我做照明设计也十几年了,从最开始的一点技术也不懂,只会画效果图,从十几年前业主也不问你技术,就看你画的好不好看,我们就拿三张效果图,按照这个来做。后来我们上升到一个高度,有很多艺术创意做不出来,就转到技术方面了,研究技术,最后我觉得如果过于关注技术,就会走入很呆板的设计,设计的东西没有灵气,我们现在所做的就是在技术的基础上,用艺术来说话,技术是理性的,艺术是感性的,在理性分析的基础上用感性来说话。

技术派(韩起文)
现在把灯光艺术作为传统艺术比喻,我坚决反对,为什么?因为灯光艺术是建立在科技的基础上,所以没有灯光的技术,你用蜡烛给我做出一个很好的灯光效果,我说是绝对不可能的。就灯光艺术而言,我坚持我的意见,技术是占主要地位的,谢谢大家!

艺术派(牟宏毅)
我们首先要阐述一下,我们觉得技术也很重要,但是所有的设计,把技术作为一个切割线,务必要在切割线以上谈艺术。
技术派(邓海南)
我觉得技术和艺术是分不开的,技术和艺术都重要。说来说去,我觉得技术还是占主导地位,无论是做什么样的艺术,你做艺术也得考虑技术,不考虑技术,后面都是没办法实现的。我认为还是技术为主导,艺术为辅。

话题:照明设计师如何为另类的建筑披上美丽的外衣?以央视新大楼、苏州东方之门、杭州奥体博览城等建筑为背景。

专家主持 李农

照明设计师如何为另类的建筑披上美丽的外衣,对于世界建筑潮流之一,建筑设计的体形外表,作为一个设计师我可以理解,做每一个案子都得创新,都得出彩,不出彩收不到设计费。搞建筑设计的人,他也得出彩。

我要说的观点是,在座的各位今后都会遇到类似的建筑照明设计,对于这样一些非常规的建筑,会惹出非理性形态的建筑,我们应该怎么做?实际上这也是主办方想借这样的场合引起大家的思考,通过适度的讨论和辩论,让大家对今后这类建筑的照明设计,能够有一些参考价值的意见,这就是展开这个环节的原因。

在我讲的同时,PPT也放了很多,类似现在争议比较大的一建筑,对于这类的建设,设计如何做?从什么角度思考?从设计创意的角度来说,应该以什么样的方式,什么样的视角,什么样的角度表现异型的建筑,或者说另类的建筑?下面有请各位充分发表你的见解和意见。[详细]

观众:(问)刚才李老师讲到,不提问的学生不是好学生。中央电视塔和苏州东方之门,这个题对我来说太大了,我真的不好评价。从老百姓的角度来看,设计师之所以这么设计,有它存在的价值,老百姓也有各自想象的空间,我们的文化应该更加开放一点,这不是问题,最重要的是建筑照明设计出来后,是不是能够加入更多人的眼光,把它吸收其中。上海中心的设计,它即将是中国人的骄傲,针对这个问题,我想请问这么大的东西,你们的设计理念是什么?

初醒悟:(答)建筑造型,经过国际最好的建筑师招投标,最后是上海市领导而定的。美国的建筑师用了120度旋转,某一个方向底脚的点,每一层转移度是120度。这个建筑是没有朝向的,没有朝东南西北的方向。您所提的设计理念是什么?这个项目主要思想是做最简约的设计,用最少的灯,把V槽的美感表现出来。这是雕塑感非常强的建筑,V槽做亮了后,其他地方很暗就会非常漂亮。后来在中庭上又加了一些镁光灯,镁光灯有颜色,可以在节日里表现出不同的形象。后来我们定的主题是“舞动未来”,有舞的感觉,就像一个偏偏起舞的少女,我们想把这个感觉做出来,这是可意会不可言传的,需要发挥我们的想象力。我比较欣赏外方设计师的做法,如果这个案子让我们重要设施师做的话,可能会把整个外立面铺上灯光。他做了一个非常简约的设计,主要是把V槽打亮,非常的漂亮。

观众:(问)各位专家好,关于另类建筑,我这边有一个案例,60多层的建筑,用一面墙做LED显示,这是灯光的另类还是技术的高度?对于这种照明设计方式,我想请李农教授点评一下这种手法。

李农:(答)在我们照明设计中,这是功能结合的手法。把一个墙面做一个大型的LED墙,是做广告。做广告的同时,也会在某几个瞬间表现景观,我个人认为这是结合功能的景观照明的做法。至于好坏,每个人评价都不一样。

徐庆辉:我是照明工程师,实际上另类的建筑有两种做法,一种是顺着他另类的思维做下去;一种是破掉它的思维。比如说这个门,比如说在夜间加强门的特色,另外一种是加强调侃方面,如果真的这么做,那是很大胆的。我们说回一个已经做过的东西。

丁云高:我叫丁云高,是一位设计师。今天我们讨论另类建筑,作为一个设计师来说,不要过多的讨论“另”,应该还原建筑本身,如果我们一个设计师改变原有建筑的面貌,或者说我们设计时,把建筑变成自己的理念,我觉得这是不应该的。

丁云高:今天我们讨论另类建筑,作为一个设计师来说,不要过多的讨论“另”,应该还原建筑本身,如果我们一个设计师改变原有建筑的面貌,或者说我们设计时,把建筑变成自己的理念,我觉得这是不应该的。因为我们作为设计师,不要过度改变建筑本身的面貌,这是我们的根本,如果说建筑师一味的讨论“另”,这是没有意义的,作为设计师应该坚持自己的根本,还原建筑的本色。

严永红:这个问题,我也跟我的研究生同学讨论过很久,这些另类建筑,往往是大师做的,都在城市最核心的地标,这些东西做完了后,收不了场,灯光怎么做?一个大裤衩,难道灯光还做大裤衩?第一,我追随你。你要做大裤衩就做大裤衩,我跟随你。第二,文化差异太大了。第三,干脆我就看不懂,不搭理你,让他找世界观一致的人去做。另外就是特别糙的,不能上升为地标水准的,我也想听听大家的观点。

观众:大家好,我不是设计的,是照明产品供应商,今天上午在这儿听各位嘉宾讲的时候,最赞同的就是“如果有艺术和技术介入的话,我们愿意站在中间”,我们的技术和艺术结合,达到最美的境界。

观众:我从事照明这一块有6年时间了,我身边的很多同事和设计师在交流的时候,景观设计师承担的任务更重一些,更多的是涉及到景观改造。根据这些年的发展趋势,作为照明设计师和照明行业,在这个过程中,发展是延伸的还是怎样?我想听一下大家的意见。

观众:各位好,今天讨论的主题是如何为另类建筑披上华丽的外衣。不管建筑是否另类,它只要是建筑,都是公共的设施,公共的设施所看到的人群是不一样的,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可以不谦虚的说一下,在座的都是专业人士,所以它的一些门门道道我们明白,对一般的老百姓来说,他们都不会太多理解里面的内涵,他的第一反应通过自己的世界观给它下一个定义,所以我觉得只要是一个建筑出来,肯定是有自己的主题的。

观众:关于另类艺术的缺陷,我们每个人的人生都是一样的,不可能完美,缺陷本身就是一种美。建筑再另类,也有主题。建筑设计师在设计时,肯定也融入了自己的一些思想和理念,本身是有主题的,并不是说没有主题。作为照明设计师,我们如何延续它最开始原有的理念,能不能有一个升华,这是我们要做的。

徐庆辉:我是照明工程师,实际上另类的建筑有两种做法,一种是顺着他另类的思维做下去;一种是破掉它的思维。比如说这个门,比如说在夜间加强门的特色,另外一种是加强调侃方面,如果真的这么做,那是很大胆的。我们说回一个已经做过的东西,武汉电视塔,一根细长棍,在20-30年前是十分另类的东西,当时就把电视塔做成一根香烟一样,那就是广告。我们李农老师也做了设计,就做成一个灯笼一样。尊重建筑,用我们的照明把它做的更好,因为白天是阳光照明,无法左右它的光线,夜间可以用你的灯光突出你想表达,遮盖你不想表达的,或者换一个方向,让夜间完全变成另外的样子,谢谢。

李农:今天我们的讨论非常热烈,每个人从不同的发言者的角度里,可以吸纳一些你认为合理、合适的做法,这就说明大家都有收获了。希望我们的讨论能给大家今后的工作带来一些帮助。

牟宏毅: 无论是中央电视台,还是苏州东方之门,尤其是中央电视台,它在历史上划下一个痕迹,无论是建筑技术还是形体,都是它的成功之处。只不过有一些东西,我们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些“畏缩”的东西,如果你允许这些建筑出现,总比平庸的没有个性的东西出现好得多,60分以上的作品很多,由于它过于平庸,大家都不去抨击它。我们做设计的时候,我们尽量避免这种现象出现,给老百姓过多的联想和演绎。

观众:听了很多专家的意见,我讲三个意思,中国比较著名的建设思想家梁思,从表象和表意两个角度让大家对建筑做一个理解。另类的建筑,我们看一个建筑要从两个方面,一个是看它的表象,它的形;一个是看它的表意。像我们这些平民,更多的是关注它的形状,所以感觉它的形是很另类的。每个建筑设计师在建设这个东西出来的时候,一定有它的意义,只是我们这种理解还没有达到那种高度,所以我们仅仅从形的角度看到建筑的另类,如果我们了解到建筑师表意的角度,会对建筑有更完整的了解。对于一个无主题的建筑,我们怎么表达它的主题?现在我们讲究建筑与环境的和谐,其实每一个建筑,不管它如何另类,都是在一个环境里面生存,如果我们把另类的建筑,通过表意的手法让它跟环境融合,已经达到了建筑比较高的高度。

观众:我也是做照明设计的,说到另类建筑这个话题,我不赞同严老师的观点,因为中国的另类建筑,从这些年来看,遍地开花。我接触过国外的一些建筑设计师和国内的一些建筑设计师,出现另类设计,包括被网民质疑,我只能说这是专家们的一种悲哀,因为中国的建筑设计界,在这些年来,他们已经落后了、落伍了,他的思想已经落伍了。从另一方面来说,只能说中国建筑设计界,他们没有一种锐气,要敢于挑战社会一些弊端的东西,能够代表人性化、代表中国深层文化的观点。

照明设计师培训班(华南点)证书颁发仪式

中国照明学会于2008年开始举办照明设计师(国家职业资格)培训班。 职业照明设计师培训班分为高级、中级、初级三个级别,自2008年开办以来,已成功举办了20多期培训班,培养了近800名设计师,其中北京举办了4期高级、4期中级、2期初级,广州举办了6期中级、2 期初级,上海举办了3期中级。所有参加培训的照明设计师,在经过一个月的脱产培训后,将接受理论考试、实操考试、综合评审,最终顺利通过考核的学员,将获得由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部印制的职业资格证书。[详细]

Back to Top